关灯
护眼
字体:

纳妃风波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牢房里,灯光昏暗,光线斑驳迷离,看不真切每个人的神容,不过却隐约可见墙壁上一团一团的黑色血迹,阴森冷冽流窜在其中。

    虽然上官胤没有用过这牢房关押过犯人,但这里一直是历代皇帝居住的场所,想必曾关牢秘审过不少的犯人,所以墙壁上斑斑血迹,看上去有些年份了,饶是胆大心狠手辣的人,也不禁心里发怵。

    吏部尚书沈思远的心七上八上,如吊水一般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皇上会秘密的抓捕他,眼神中闪过疑惑,惊惧,还有一丝儿的恐慌。

    “皇上,为何要抓捕臣,臣犯什么事?”

    上官胤不说话,阴沉沉的望着他,他整个人背着着亮光,可以看不见他的脸,只见那嗜血如子夜寒星的眸中,尽现杀意。

    沈思远忍不住再打了一个寒颤,皇上分明是动了杀机的,想杀掉他。

    云笑一挥手命令身后的子峻和子阳。

    “给我查一下沈大人身上是否有伤?”

    她一开口,沈思远的身子便轻颤了一下,眼神更是一窜而过的恐慌,这一瞬间的变化没逃过云笑的眼睛,她的唇角擒着冷笑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她就怀疑,这沈思远才是那天劫持她哥哥的人,因为她注意到一个细节,当日刺客持刀胁迫哥哥的时候,分明是左手持刀,横挡在哥哥的胸前,这说明什么,刺客是个左撇子,而温家年,她让流星去问过上官霖,这人分明是个右撇子,却为何成了凶犯,很显然是替罪羊。

    子峻和子阳往前走,空气静谧得可怕。

    沈思远从窒息的杀气中回过神来,挣扎着尖叫:“皇上,皇上,皇后娘娘是什么意思?为何命人搜臣的身,臣犯了什么事?臣可是朝廷的大员,她一个妇儒,竟然敢动朝廷的大员。”

    沈思远不说便罢,一说便挑起了云笑身上的戾气。

    现在东秦都被掏空了,而之所以**至此,正是因为有这些可恶的朝中大员。

    不但勾结奸商,竟然还贪得无厌的成了骷髅血盗的一员,真是太可恶了。

    云笑眼冒冷光,越过子峻和子阳,径直走过去。

    她周身的戾气,眼瞳如冰炬,慑人的光芒射向沈思远,周身的杀气,缓缓的走到沈思远的面前。

    沈思远一向心狠手辣,胆大心细,可是此刻面对这女人凶狠寒戾暴怒的冷气,竟然感到了寒怕。

    也许死不可怕,可是怕的是被人握着软肋而死,那会很痛苦,很难受。

    自已加入到血盗组织的时候,便知道早晚有一天会发生这样的事,可是他不想连累家人,尤其是他的儿子沈金安,他是他娶了几房小妾才生出来的儿子,是沈家传家接代的人。

    沈思远越想越恐惶,越想越害怕,他本来准备把儿子送走的,最近正在做准备工作,谁知道这事来得如此迅速又快。

    云笑已容不得沈思远再去想了,她的手陡的一握成拳,对准沈思远的肚子就是重重的一击,只听沈思远发出一声闷哼,而这女人并没有停下手来,再次抬脚对着沈思远狠狠的踢了下去,然后一记反勾拳,从沈思远的下颌倒抽过去,使得沈思远的头往上仰,然后哇的吐了一口鲜血,那血中竟混和了一颗白牙。

    这女人真狠,牢里的几个人同时想着,然后有一个念头,以后小心些,千万别得罪女人,难怪人家说,宁愿得罪君子,不得罪小人和女人。

    云笑阴森森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“一介妇儒怎么了,不但让人搜你的身,还打了你这个朝廷的大员,你又能耐我何?”

    目光凛冽,似一把锋利的钢刀,冷冷索索,沈思远摇晃了一下头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现在他被绑在架子上,这绳索不是寻常的绳索,根本挣脱不出来,沈思远不看云笑,抬首望着一直站在牢房里,冷沉着脸看着一切的上官胤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臣犯了什么罪啊,要被如此对待?”

    上官胤冷冷眸光深沉不可揣测,却波澜不惊的望着他,那样的眼神更是让人恐慌,有一种抓不到任何东西的绝望。

    “还不搜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一声令下,子峻和子阳身形一趋近前,上下左右的动手检查,除了被皇后娘娘所打的伤痕,另在后背上还有一些被白布包裹着的伤痕,子峻和子阳一查出来,便退后一步站定。

    这一次云笑没有动,倒是退后了一步,上官胤慢慢的往前走,虽然只有两三步的路程,但是沈思远只觉得自已的一颗心吊在嗓子眼,然后啪的一声下来碎了,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,既然被抓了,想离开是不可能了,可是送信也没办法,但愿家人机警,赶快逃出去,别人他懒得管,只是儿子一定要逃出去啊。

    上官胤微倾身,墨发滑落轻泻在龙袍上,如玉的面容,此时真切一些,却是罩了一层嗜血的面纱,唇角是冷凛的笑,缓缓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沈大人,说吧,你应该知道我们为什么去抓你?”

    上官胤话落,沈思远一皱眉就骂了起来:“是不是温家年那个混蛋招出我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寝室内,除了他的嘶吼也没人理会他,几个人都面无表情的望着他。

    上官胤站直身子后一退,缓缓的开口:“你还是自已交待吧,除了你,朝中是不是还有血盗的人?还有西山血盗的老窝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皇上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沈思远还在狡辩,连连的摇头,拒不交待何事,上官胤回首望了云笑一眼,云笑点了一下头,走到门外一挥手,门外的人点了一下头,这些沈思远看不真切,但很快他便听到一声痛苦的轻吟,然后啪的一声响,皮鞭擦过地面的尖锐之声,然后又有人叫了起来,爹啊妈的十分的痛苦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沈思远即会不知道,这分明就是他儿子沈金安的声音啊,不由得脸色惨白,豆大的汗珠子往下滚,眼睛睁得很大,想到此刻儿子正在隔壁被毒打,沈思远恨不得自已替受着,痛苦极了,连连的摇头,朝着上官胤叫起来。

    “皇上,你究竟想知道什么,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上官胤迫人的视线紧盯着他:“我问什么你就要说什么?否则我不保证沈大人的儿子能不能撑过去,如果沈家一门都死了,不知道沈大人拼死保护着西山骷髅血盗干什么?”

    随着上官胤话音一落,隔壁又传来一声皮鞭抽打的声音,连后听不见沈金安的声音,倒是流星走了过来,隔着门禀报:“娘娘,昏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泼醒他。”

    云笑冷冷的命令,流星应了一声,往外走,那沈思远早疯了似的叫起来:“皇上,臣求求你,别打他了,别打他了,他的伤还没好呢?”

    “打不打他都是一样的,反正只有一个死字,你就保持你的忠义,保全那些血盗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心理攻击战,云笑知道沈金安之所以嚣张正因为他老子的宠爱,而这样寻思便知道沈金安仍是沈思远的软肋,要想让他交出血盗的下落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知道什么,让我见儿子一面,我什么都说。”

    沈思远像落败的公鸡,他无论如何接受不了儿子当着他的面被活活的打死。

    云笑倒也干脆,沉声命令外面的人:“去把沈金安带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很快便有人把沈金安带了过来,沈金安身上穿着离开万喜阁时的那套白色中衣,虽然昏了过去,事实上身上一点伤都没有,他是被吓昏了过去的,至于皮鞭的声音只不过是威吓沈思远的。

    沈金安很快醒了过来,一看到爹爹被抓了,恐惶的叫起来:“爹,你怎么了?你怎么会被抓呢?儿子还指望你救我呢,这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沈金安就是个怕死之辈,他担心的是自已的安危,根本不理会沈大人受伤的情况,沈大人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安儿啊,爹连累了你。”

    沈金安一脸的不明白,定定的望着他爹,云笑已挥手让流星把沈金安带了下去,他一边走一边叫了起来:“爹,我不想被打不想被杀啊,你救救我,救救我啊。”

    说实在的,看到沈金安这样子,云笑和上官胤倒是同情沈思远,无奈沈思远却不这样想,他伤心的是儿子受到自已牵连了,哭得很伤心。

    “你们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吧,骷髅血盗究竟有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一百二十多人。”

    沈思远垂头开口,也不看任何人,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,整个人成了苍暮垂矣的老者,令人觉得可怜,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,想到他身为朝廷的大员,竟然不思精忠报国,反而寻求刺激加入了血盗组织,挖起皇室的陵墓了。

    上官胤和云笑越想这些行径,越是气愤,脸色阴骜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老窝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云笑冷冷的轻哼,虽然很多人说西山骷髅血盗居无定所,但她相信一定是有下落的,要不然如何聚首,如何欣赏偷盗来的东西,这可都是各皇室的宝贝啊,云笑忽然想到一件事,如果把西山血盗盗来的东西拿回来,那么东秦国库就不会缺银子了,这个组织存在很多年了,听说盗了不少小国的陵墓,想必钱财一定很多。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云笑的眼睛便亮了,如果既能除了血盗,又能把他们的赃物拿到手,一切便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沈思远听了云笑的话,愣了一下,挣扎着开口:“我们没有老窝。”

    不过他那小小的心计还是瞒不了云笑的:“好了,既然你不合作,那么就别怪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开口,沈思远便急了,伸长了脖子露出青筋吼叫:“别动他。”

    他叫完想了一下,认真的开口:“如果我交待了所有的事情,你能不能放过我儿子,我想给沈家个后。”

    他心知肚明就算他交待了,自已是血盗的事,还参与了盗皇陵这样的大事,又知法犯法,肯定是要灭九族的,但他只想用所有的东西保住儿子一条命。

    这一次云笑毫不犹豫的点头:“好,只要你交出来的东西值得,那么我们可以放过沈金安。”

    其实沈思远的心思根本是白费,他也不想想,沈金安从小过着金尊玉贵的日子,哪一天做过贱民的日子,以后就算他们放了他一马,只怕这大少爷也活不长了,但是沈思远已顾不得那么多了,而且在父母的心目中,儿子都是一条龙,他不相信儿子有命在,会活不长。

    两个人达成了协议,虽然没有签字画押,或者有别的形式,但是沈思远还是相信上官胤和云笑的,金口玉言,既然说出口了,必然会做到的,沈思远语气沉痛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窝在义阳东荆山里。”

    义阳正是东秦的地盘,偏向于西北,不远便是北朝的位置,那东荆山更是凶险无比,连绵起伏的高山,一座连着一座,形成了无边漫延的青云山脉,那东荆山占住了青云山脉一小半的山头,青云山脉一半是北朝,一半是东秦,两家以山脉为交界,从来没人想过,那西山骷髅血盗,竟然隐藏在这座大山里,云笑知道这时候沈思远是不可能撒谎的。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,当日你们劫走了叶景奕,现在他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沈思远摇头,这事他是真不知道,当时叶景奕被他们组织的首领带走了,以后便没有他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当时他被首领带走了,便没有了消息。”

    云笑没纠结这件事,继续追问:“那此次动劫杀我们,是谁下的?”

    “是首领,他平时并不露面,每次都用飞鸽传书,命令我们行动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听了长眉一蹙,沉声问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他问的是这盗墓组织的人,他是谁?有着什么样的身份?

    上官胤一开口,沈思远便摇头:“我不知道,他每次都蒙着面巾,组织里的人每次聚会都戴着面巾,根本不知道谁是?”

    云笑听了他的交待,脸色微冷,阴沉沉的开口:“你一问三不知,难道这点事就能保你儿子不死。”

    沈思远一听,冷汗冒出来,生怕云笑这个狠女人再对付儿子,赶紧的开口:“我知道,东秦除了我和温家年没有别人了,另外我可以交给你们一份藏宝图,这里藏着很多盗墓得来的宝物,都放在东荆山里。”

    云笑一听这个便有些高兴,微微深思了一会儿,似乎同意了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份藏宝图呢?”

    “在我的书房里,有一张画,画后面便是一个暗格,那藏宝图便在暗格中。”

    沈思远只求保住儿子了,当真是知不不言,言不不尽,也不和他们逗圈子玩心思。

    上官胤和云笑又审了一会儿,后来交待的事情都是可有可无的,虽然沈思远没有交待出那首领是什么人,也不知道叶景奕这个逆贼现在在什么地方,但至少他交出了藏宝图,这倒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吧……”云笑抬首望了一眼上官胤,这男人黑色的深瞳闪过冷光,低首间,望着她的时候,已是温柔,他只有在面对她的时候,才会展现温柔,那是属于她的呵护,别人是享受不到的……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往外走,沈思远因为被打又交待了这么多的东西,此时已昏迷了过去,云笑命令子峻和子阳:“派人给治好他的伤,好吃好喝的侍候着,不过别给他松绑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立刻吩咐下去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不敢大意,这沈思远血盗的一员,自然钻地的本领很强,所以他们绝对不能让他有办法脱离。

    云笑又想起一件事,叮咛他们:“把沈金安提到外面的牢房去,不可与沈思远接触。”

    “是,娘娘。”

    子阳点头,立刻去办事。

    上官胤和云笑领着流星惊云还有追风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天黑沉沉的,青石板路边,两排的白玉石柱上,吊着宫灯,莹莹冷光,幽幽的投射在地上,朦胧似轻纱。

    不过照得眼前清晰分明,一行人脚下轻快,回清笑宫的寝宫。

    寝宫内伺寝的宫女都退了下去,连婉婉和巧儿都退了下去,殿门守着当值的宫女,其她人都下去休息了,流星和惊云被派往沈府去拿那藏宝图了。

    云笑偎在上官胤的怀中,眨巴着眼睛,不时的仰头看着他,灯火在她的眼里跳跃着,清晰的照见她眼底有着小小的企图,上官胤心一沉,不会是?

    “笑儿。”

    “慕容……”云笑柔柔的出声,这声音听来麻麻的酥酥的,令人骨头很软的一种,如果是天性如此,倒也正常,可这个小丫头不是,她只有在动了小心思,坏心思的时候,才会软得像一汪水,柔得似一团粉,上官胤搂着她心知肚明,不过现在开始他要学会装傻,绝不让小狐狸得逞,因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,他会担心死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一声应,眼波流动,华光异彩,脸上的罩了深情,笑意融融,俯身便吻住了云笑的红唇,那唇带着一点淡淡的香味,似兰似梅,柔软细滑,比任何的美味都让人流连忘返,那小小温柔的檀口中,因为两个人缠绵拥吻,水泽越来越多,带着淡淡的清甜的,专属于她的浅浅的香味儿。

    云笑被吻得头晕脑转,脸色绯红,差点忘了自已的目的,不过在换气的时候,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,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,可恶,这家伙分明是想吻得她没了主意,他想使用美男计,我偏不让他如意,不如来个美女计。

    云笑心思转动,丁香舌瓣一伸,便舔上了上官胤因为亲吻而上下滚动的喉结,这一举动,使得男人心底一窒,一刹那竟有种不能呼吸的感觉,而这瞬间的功夫,小丫头已飞快的扭转了逆势,身形一动,跨坐到上官胤的腿上,唇轻轻的柔柔的如鹅毛似的刷过他的脖劲,唇瓣,然后咬上他的唇,男人眼神迷离,唇齿间的喘息声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云笑已清晰的感受到自已身下强硬的男性特征紧抵着她的小屁屁,似乎叫嚣着要得到舒展,云笑偏不如他的意,慢慢的厮磨着,一寸寸的品尝着,挑肆着。

    上官胤此时有点不能自制,一双大手握着云笑的纤柔的腰肢,头埋进她柔软的胸前,深深的喘息着,身子开始轻轻的动着,热量灼人,云笑一边伸手绑他的衣服,一边妩媚妖艳的轻舔着他的唇,柔柔的开口。

    “慕容,我要去东荆山。”

    这男人陡的一个激灵清醒了一些,满眼的情潮,唇色红艳,那如墨的青丝顺着如玉的脖劲倾泻下来,看得她不由自由的吞咽口水,这个妖精,究竟是谁诱惑谁啊,若不是想去东荆山,她真不需要熬得这么辛苦。

    不过这小小的一刹那的功夫,上官胤已摇起头来,乌发在肩上来回的轻荡,云笑赶紧一个俯身咬了他脖劲,引起他的又一个颤粟,柔柔的开口:“不想要我吗?”

    “要。”

    粗嘎沙哑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这样的我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……”男人快被撩拨得疯了,身形一动就待压倒了这个妖精,无奈这妖精死死的扣坐在他的腿上,让他动不了身,而他即便下身绷得很疼,也不想用蛮力伤了她,所以便任凭她的折磨了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去吧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上官胤就这么钻进了套,嘴快的一下子答应了,云笑跨坐在他的身上,就像一个胜利的女人,仰起高高的头颅,黑色的眼瞳中是光影潋滟的笑意,俯身便给了上官胤一个热烈缠绵的吻,喘息声重了起来,顺带补了一句。

  &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